中国竞彩网站 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征服”黃河,濟南一路向北

每日經濟新聞 2019-04-03 20:27:06

其實,濟南提出北跨已有16年之久,但受制于種種原因,一直進展緩慢。如今“舊話”重提,無疑再度印證了濟南征服黃河的決心。所以,16年堅持,為什么濟南必須跨過去?

每經記者 朱玫潔    每經編輯 劉艷美    

圖片來源:攝圖網

提了16年的“北跨”,濟南這次終于認真了。

跨越哪里?當然是將這座城市一分為二的黃河。近日,《濟南城市發展戰略規劃》(下稱《戰略規劃》)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其中值得關注的一點是,“2025年,北跨戰略取得突破性進展,城市建設從大明湖時代邁向黃河時代”。

其實,濟南提出北跨已有16年之久,但受制于種種原因,一直進展緩慢。

2006年,北京大學《濟南市北跨及北部新城區發展戰略研究》甚至一度提出:“在近期濟南市不宜在北部地區進行大規模的開發建設, 而應以加強跨河交通 、防洪等基礎設施建設為主。”

如今“舊話”重提,無疑再度印證了濟南征服黃河的決心。所以,16年堅持,為什么濟南必須跨過去?

南富北窮

近年來,隨著城鎮化率攀升,城市也在快速擴張。具體到濟南,夾身于泰山和黃河之間,濟南一直以來都是沿東西向發展,整個城市像一根“油條”,伸展不開。

一個直觀的例子是,濟南尚未踏入萬億俱樂部,人口不足900萬,但擁堵程度曾連續兩年(2016年、2017年)超過北上廣,成為“堵城”之首。這其中,有道路與交通規劃欠佳的因素,在有限地理條件下城市布局不協調,也是重要原因。“早高峰自西向東擁堵、晚高峰自東向西擁堵”、“機場在城市最東邊,高鐵站在城市最西邊”……這是諸多濟南網友的抱怨。

因此,早在2003年,濟南就提出北跨戰略,希望進一步拓展城市空間。

放大來看,巴黎城市軸線、倫敦泰晤士河兩岸、紐約哈德遜河沿岸等,這些城市都把穿城而過的大江大河變成了“城中河”。

而在國內,上海跨過黃浦江開發浦東陸家嘴,杭州、南京等城市如今也站在跨江發展的“跑道”上——杭州提出從“西湖時代”邁向“錢塘江”時代,南京則希望從“秦淮河時代”邁向“揚子江時代”。

早在2007年,就有學者統計:在全國 23 個臨江河省會級(包括直轄市)城市中 ,濟南是最晚提出跨江河發展的城市之一。目前,溝通濟南兩岸的橋梁常用的只有三座,且存在堵車、繞路等情況。

為什么越來越多的城市都想跨江、跨河發展?近些年,不少經濟學者的研究表明,通過這一方式,一是便于緩解或消除舊城區街道擁擠、環境惡化一類問題;二是沿江、河規劃建設新的城市功能區,有利于引導資源流動,迅速增大城市經濟容量。

而在濟南,由于黃河以北地區與中心城區聯系較弱,也導致長期以來濟南一直處于“南富北窮”格局。

2018年1月,山東新舊動能轉換綜合試驗區獲批。幾乎同一時間,在濟南市十六屆人大二次會議期間,時任濟南市委書記王文濤說,堅定不移實施攜河北跨,加快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建設,推動濟南從“大明湖時代”邁向“黃河時代”,是濟南千載難逢的發展機遇。

由此,濟南終于邁出北跨步伐。

抓手出現

問題是,黃河濟南段并非揚子江、錢塘江這類“乖乖仔”。其急彎多 ,堤距變化幅度大(約 500-2000 米 ),歷史上曾多次發生決口、改道等災情 ,屬黃河下游重點防洪堤段。同時,在復雜的水文條件下,建設橋梁等基礎設施的技術要求更高、投入資本更多。

而在2009年小浪底工程建成后,黃河下游防洪標準由60年一遇提高到千年一遇,濟南才真正有了北跨的基礎。

近兩年,濟南著力在兩岸交通上“補短板”,展開“三橋一隧” 跨黃河橋隧工程建設。其中,鳳凰路黃河大橋是世界最大跨度三塔自錨式懸索橋、濟南黃河隧道是世界上在建直徑最大的公軌合建隧道……其建設難度可見一斑。

“當下,北跨的兩項前提(交通基礎、防洪基礎)有了。” 山東財經大學區域經濟研究院院長董彥嶺告訴城叔。

而隨著山東新舊動能轉換綜合試驗區獲批,也為濟南北跨提供了重要抓手。實際上,很多人也將2018視為濟南“北跨”建設元年。

2018年10月,《濟南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總體規劃(2018-2035)》(下稱《總規》)草案公示,黃河北岸700平方公里土地成為先行區主要部分。

《總規》草案提出,2022年先行區雛形初步顯現;至2035年,先行區城鎮人口達300萬人。同時,北岸先行區道路系統布局、產城融合規劃、建筑風貌控制等,也有了基本方向。

而此次公開征求意見的《戰略規劃》再度明確,北岸先行區是濟南“一體兩翼多點”格局中的“北翼”,將作為對接京津冀的前沿,學習對標雄安新區,成為華北創新驅動“雙引擎”。同時,規劃還顯示,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是濟南爭創國家中心城市的兩大“抓手”之一。

濟南“一體兩翼多點”格局示意圖 圖片來源:濟南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官網

當下,北岸先行區基礎建設正火熱進行。去年,北岸先行區自然村開始征地拆遷,一年來,已有近百個村啟動拆遷程序。與此同時,黃河沿線布局國際會展、會議中心、大型公共文化設施等也已納入規劃范疇中。

“濟南基礎設施建設重心將轉移到北岸區域。”董彥嶺說,這也是北岸先行區目前主要著力的事宜。

一路向北

但,從藍圖到實現,仍有重重挑戰。

在董彥嶺看來,基礎建設相對容易,此后,能否吸引一些新興產業大項目是關鍵, “我們不管是定位為樞紐中心、科創中心還是文化中心,這些都需要實實在在的項目和產業來支撐”。

實際上,現在濟南市區中很多產業尚未形成支點。例如,在濟南西部區域,基礎設施、配套設施基本完成,但產業發展仍比較薄弱、區域市場活力還不夠充足。“此時如果把現有資源再配置顯然不合適,濟南全市應該繼續做增量,再做大做強。”董彥嶺還提到,“與青島等城市相比,濟南缺乏品牌企業”。

招商引資,招才引智,這個問題得回到城市營商環境與政府行政效率。對于北岸先行區發展,董彥嶺認為,要兩條腿走路,基礎設施要推進,優化營商環境也要抓緊。實際上,根據董彥嶺的觀察,社會各界對濟南“突破”最急迫的呼聲,還是政府服務效率。

在國家發改委印發的《山東新舊動能轉換綜合試驗區建設總體方案》中,不僅提出淘汰落后產能、培育新興產業的路徑,也指出“要堅持有效市場與有為政府相結合,提高資源配置效率”。

“重要的還是創新體制機制,練好內功。”董彥嶺說。

再談大一些,今年2月,山東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支持濟南深度對接京津冀協同發展和雄安新區建設”。此次公示的《戰略規劃》,也將濟南北岸先行區定位為對接北京的前沿陣地,并劍指雄安新區,向其學習對標。就在3月29日,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專門率團到北京,到訪中關村科技園區等,考察企業并對接有關項目。

濟南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示意圖 圖片來源:濟南新舊動能轉換先行管委會官網

不得不說,縱覽整個環渤海地區,要想承接北京科技、資本等要素輻射的城市不在少數,濟南要憑什么接住“繡球”?

顯然,肩負新舊動能轉換的北岸先行區能否優化營商環境、能否合理布局功能片區、能否營造良好人居環境、能否形成科創產業集群等,都是重要考慮因素。

自身練好內功,才可能接住資源。

責編 劉艷美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濟南 北跨 黃河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中国竞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