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站 每日經濟新聞
今日報紙

每經網首頁 > 今日報紙 > 正文

成都“大證券化”構想

每日經濟新聞 2019-05-17 00:23:03

“2018年是我們實施‘國資證券化’專項行動的第一年,應該說取得了一定的成績,特別是理順了‘證券化’這條路。”成都市國資委相關負責人表示,新一輪國資國企改革啟動以來,成都在“以管資本為主”的總要求下,大力推動市屬國企充分利用境內外資本市場,進行了有益的探索和嘗試。

每經記者 余蕊均 江然    每經編輯 楊 翼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建 攝(資料圖)

編者按:

今年全國兩會的政府工作報告強調,要加快國資國企改革,“國有企業要通過改革創新、強身健體,不斷增強發展活力和核心競爭力。”

種種跡象顯示,從中央到地方,改革正深入推進。自2017年8月以來,成都啟動新一輪國資國企改革,系統推出改革轉型和戰略性重組方案,實施三項制度改革、國資證券化、混合所有制改革等六大專項行動,試行以效率為導向的國資經營評價制度改革,走出了一條具有地方特色的改革新路。

改革無窮期。成都已將2019年確定為國資國企改革深化年和效率提升年,意從“深化、明勢、提能、固本”著手,加快打造一批黨的領導堅強有力、治理結構科學完善、經營機制靈活高效、創新能力和市場競爭力顯著提升的新時代“改革尖兵”。

其中,以成都銀行為代表的一批市屬國企充分利用境內外多層次資本市場,實現國有資本杠桿放大和多種所有制資本相互促進作用。為此,《每日經濟新聞》推出本期專題,深入解析成都國資國企改革中的“大證券化”戰略。

日前,成都銀行交出上市后的首份年報,2018年營收、凈利潤實現兩位數增長的同時,不良貸款率較年初下降0.15個百分點,資產質量持續改善。

去年1月31日,成都銀行在上交所正式掛牌敲鐘,成為四川首家上市銀行,也是成都市國資委成立后首家以IPO方式上市的市屬國企。多位成都國資系統內部人士在受訪時表示,成都銀行成功上市“于己于人都是好事”——企業自身資產質量得到提升,對成都國資國企改革更起到引領作用。

這種作用反映到數據上,成都銀行將成都國資證券化率提高了約30個百分點。截至2018年年底,成都市屬國企國資證券化率達到48.76%,較2017年提升約42個百分點,增速明顯。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來,成都國企頻頻“現身”資本市場:成都交投集團旗下成都高速登陸H股,成都興城集團完成對中化巖土和紅日藥業兩家上市公司的控股權收購,成都體育產業投資集團拿下萊茵體育控股權……

“2018年是我們實施‘國資證券化’專項行動的第一年,應該說取得了一定的成績,特別是理順了‘證券化’這條路。”成都市國資委相關負責人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新一輪國資國企改革啟動以來,成都在“以管資本為主”的總要求下,大力推動市屬國企充分利用境內外資本市場,進行了有益的探索和嘗試。

今年,成都將繼續圍繞股、債、股債結合的“大證券化”戰略,推進國資證券化專項行動,力爭早日實現“每戶市屬國企至少有一家上市公司”,國資證券化規模突破9000億元。

理順“證券化”這條路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建 攝(資料圖)

近段時間,A股市場頻現成都國資身影,“實控人成都市國資委”引發諸多關注。

今年1月,市屬國企成都興城集團“分兩步走”,收購中化巖土29.19%股權,成為控股股東;其后不久,興城集團再下一城,拿下紅日藥業的控股權;3月,萊茵體育發布公告,控股股東與成都體育產業投資集團簽署《股份轉讓協議》,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擬發生變更……

“說明成都的市屬國企懂得充分利用窗口期,抓住機會、敢于下手。”成都市國資委相關負責人感慨,“時機很重要”。

事實上,半年內三起并購,是成都市國資委2005年成立以來的首次,其意義不亞于成都銀行掛牌上市。

而積極擁抱資本市場背后,實際上是成都下力氣“補短板”的一致努力。此前一段時間,成都國企融資能力、盈利能力不強的問題制約了國有資本功能的進一步放大,因此,盡快提升證券化水平,成為2017年8月啟動新一輪國資國企改革的一項重要任務。

成都的策略是,一方面加快市屬國企上市步伐,另一方面大力拓展融資渠道,推動市屬國企從以境內銀行貸款為主的間接融資方式逐漸向境內外股債并舉的直接融資方式轉變。

數據顯示,目前,成都市屬國有上市公司共有7戶,新三板掛牌企業4戶,區域性股權交易中心掛牌企業15戶;2018年,市屬國企有2戶企業發行歐元債、美元債等境外債,3戶企業成功發行綠道專項債、綠色債(中票)、紓困債等創新債。

回顧過去一年多的努力,成都市國資委相關負責人坦言,過程并不容易,但在市委市政府領導的大力支持下,在市屬國資國企的共同努力下,實現了很多“零”的突破,特別是理順了“證券化”這條路。比如在市級層面成立了市屬國企國資證券化工作領導小組,專注協調解決、推進落實市屬國企在推進上市和并購重組工作中的重大問題和重大決策事項,建立了并購重組審批“綠色通道”,明確了議事規則等。

該負責人特別提到,在走訪企業、分析財報、研究登陸哪家交易所的過程中,專業化人才起到了事半功倍的作用。

其中,上海證券交易所高級執行經理羅峰作為由中組部、團中央選派赴川的“博士服務團”成員,在成都市國資委掛職期間積極發揮專業特長,牽頭制定了《成都市市屬國有企業“國資證券化”專項行動實施方案》《成都市國資委關于大力推進市屬國有企業上市和并購重組工作的實施意見》等多份文件,在市屬國企加快國資證券化進程中發揮了積極作用。

上市不是終點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建 攝(資料圖)

在成都的“大證券化”構想中,成都銀行是一個繞不開的實例。在2017年的“強監管”環境下,多數銀行處于排隊狀態,IPO成果寥寥,成都銀行成為當年唯一一家獲準登陸A股的銀行,同時也終于結束近十年的IPO長跑,叩開資本市場大門。

“進去才知道規則發生了根本性變化,保薦人不能作答,只能就發行人所說回答‘是’或‘不是’。”成都銀行董事長、行長王暉仍清楚地記得,上會那天迎戰“史上最嚴發審委”的場景,用他的話說,就像經歷了第二次高考,“上一次是為自己的人生,這一次是為企業的未來。”

2017年11月14日晚,證監會第十七屆發行審核委員會2017年第45次發審委會議審核結果出爐,成都銀行首發申請獲得通過。資料顯示,作為一家以國有股本為主、股權多元化的地方性股份制商業銀行,成都銀行于2008年啟動IPO工作,期間兩次因故申請中止審核。

“這個過程中我們一直保持著在審狀態,通過時間換空間的方式,調整治理架構,優化經營指標,特別是消化不良貸款,使資產質量接近上市銀行的水平。”王暉在受訪時表示,資產質量的升華是本輪成功上市最為核心的原因,“解決問題不在上市本身,而在企業自身。”他強調說。

從外部環境來看,這家市屬國企“如愿以償”背后,是從地方黨委政府的戰略部署到國資委等部門的指導幫助,最大限度凝聚合力的結果。同時,以此為開端,成都國資證券化進程明顯提速,成都市國資系統內部人士普遍評價“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其引領作用不言而喻。

在今年2月舉行的成都市國有企業改革發展經驗交流會上,王暉代表成都銀行率先上臺分享經驗,其后,不少國企掌門也談到了對創新融資渠道、充分利用境內外資本市場的思考和探索。

從年報數據看,成都銀行上市元年表現不俗:2018年實現營收115.90億元,同比增長20.05%;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46.49億元,同比增長18.95%;年末總資產達到4922.85億元,同比增長13.29%……在業績及規模以兩位數增速上揚的同時,風險指標亦持續改善。

不過,王暉并沒有盲目樂觀,“銀行絕不是短跑,短期快速增長不是我們的追求”,下一步發展要行穩致遠,最終打造一家“百年老店”。

換句話說,上市不是終點,后面還有很長的路。這也是本輪成都國資國企改革的方向——市屬國企均要實現由投融資平臺性公司向專業化公眾公司、行政化管理的公司向現代化治理的公司、區域性公司向全球化公司、單一型資產管理體系向混合型管理體系的“四個轉型”。

業內專家在受訪時則指出,充分利用境內外資本市場,不僅可以盤活存量國有資產,提高國資監管水平,亦有助于現代企業制度的建立與功能的發揮,實現國企改革的目標。

與城市共生長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建 攝(資料圖)

值得注意的是,透過近期的三起并購,成都國企對標的的選擇思路也日漸清晰,即支撐城市發展、服務公司主業、獲取戰略性資源。

以興城集團為例,旗下成都醫療健康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是成都本輪改革新成立的五大專業化公司之一,考慮到醫療行業的發展規律,興城集團選擇入主紅日藥業,與上市公司一起發展醫療服務。

與此同時,成都銀行也在加快向“精細化、大零售、數字化”轉型,謀求與城市發展相匹配的金融層位。一個例子是,隨著地方開放型經濟的發展,成都銀行的國際業務占比已明顯提升,王暉希望,抓住“開放”機遇,將國際業務從戰略配套業務加快發展成為第五大業務發展板塊,進而實施國際化戰略。

目前,成都市屬國企的實力與城市的地位還不適應,國企的能力與市場的環境亦不適應。而深化國資證券化改革,促進國企融資方式多元化,被認為是破解這一局面的重要手段。

根據成都市國資委去年8月印發《關于大力推進市屬國有企業上市和并購重組工作的實施意見》,成都將通過國資證券化專項行動,充分利用境內外資本市場,力爭到2022年,國資證券化率超過50%,國資證券化規模達9000億元左右,并實現“每戶市屬國企至少有一家上市公司”。

從數據看,專項行動實施第一年,效果已經顯現。截至2018年年底,成都市屬國企國資證券化規模達到6235.17億元,國資證券化率達到48.76%,較2017年提升42%。

同時,為解決目前成都可供證券化資產較少的問題,上述成都市國資委負責人表示,今年將加大力度培養儲備優質上市掛牌標的。

“過去制約國有企業上市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歷史包袱太重。”該負責人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現在對于新成立的戰略性產業定位的企業,我們要求起步規劃就要考慮上市。”例如,新成立的專業化公司成都天府綠道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目前已完成擬上市主體的組建工作,旨在通過輕重資產分離的方式,進一步提升國有資產的配置和運營效率。

從全局看,今天的成都迫切希望培育一批體現城市實力、具有行業影響力和國際競爭力的國有企業,這是本輪國資國企改革的“一個目標”——從世界城市的發展規律看,城市綜合競爭力的微觀基礎還是在于企業的綜合競爭力。

更重要的是,企業的邊界決定了城市的邊界,成都鼓勵企業家和城市一起“開疆拓土”。這也意味著,作為兼具政治屬性、經濟屬性、社會屬性,肩負特殊使命的戰略企業,市屬國企下一步要更好地服務城市戰略、服務社會民生、參與市場競爭,把成都制造、成都服務引入中西部廣闊的市場腹地,實現與城市“共生長”。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大證券化 成都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中国竞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