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站 每日經濟新聞
新文化熱點

每經網首頁 > 新文化熱點 > 正文

與高曉松探討電影之美,李安:越老越迷惑,越拍越迷惑

每日經濟新聞 2019-10-17 14:44:20

每經記者 畢媛媛    每經編輯 杜毅    

如果不是在電影宣傳期,很難見到李安,他更多的時間,其實在美國陪伴家人。

李安經歷過一段做“家庭煮夫”的時光,他的性格有些隨遇而安,但夢想之火也一直在心中燃燒。包括拍攝后來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的《臥虎藏龍》時,他都坦言已經處于半退休的狀態,每天下午才開工,會給孩子做便當,孩子每一場球賽都不會落下。

持續拍攝電影,不是因為要拿更多的獎,而是李安心里始終有對電影的熱忱與好奇。他需要發現電影中的美。

為了新電影《雙子殺手》,頭發花白的李安奔波于多個城市。10月15日,李安和郭廣昌在復旦對談后,下午又馬不停蹄趕到武漢,與高曉松進行了一場《雙子殺手》“破圈”對談。

為什么要拍《雙子殺手》

高曉松的電影老師曾跟他說,電影跟繪畫不一樣,繪畫是一個完美構圖,除此之外沒有別的東西,電影是一個窗戶,除此之外還有很多東西。

直到看到了《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高曉松才懂得“窗戶”是什么意思。電影是一扇窗戶,他能看到窗這邊上上下下的東西,這是一個巨大的觀影體驗。

李安孜孜以求的也正是這個,高規格技術帶來的美感不同于膠片,那是一套可以用公式計算出的奇異的美。通過數碼,電影的觀看可以由第三人稱視角轉為第一人稱的視角。

李安:

《雙子殺手》有三個方面讓我覺得我想做的。第一個方面是一個人見到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年輕版本,克隆技術的這個畫面,這個東西我想了很多年;第二個方面,我想把他們兩個變成不同成長的故事,先天和后天的那種辯證;第三個方面是我對我自己的感覺,想透過武打片的形式來把它具象化,這就是我想做的。

這種嘗試也是我對電影的一種好奇。電影到底可以為觀眾做什么東西?它可以探討什么?

拍動作戲其實是蠻有意思的,很好玩,尤其是新的拍法。因為我們的景深拉出來、細節出來,你不能完全用速度感讓觀眾興奮,那個不夠看。以前拍動作戲演員的表情、怎么換彈殼等等,很多細節統統都帶過去的,現在(120幀電影)一定要添加進去,而且要有景深。

通常拍追逐戲是側面的,有深度才讓人身臨其境,現在它(120幀電影)整個運作方式、拍攝原理其實在變動,這個讓我挺興奮的。

拍《臥虎藏龍》時就想退休了,可我現在依然對電影迷惑

曾獲兩次奧斯卡最佳導演獎、一次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在挑剔的好萊塢,李安是怎么做到的?面對高曉松的疑問,李安回答,很難講,有一些緣分,更重要的是不把拿奧斯卡當目標,而是要拍好片。

年過六十,李安對于電影,仍然保持最大的好奇心。接觸到新技術之后,他奇怪,為什么大家都在拍24幀電影,明明120幀才該是基礎。

想過無數次退休的李安,還是被電影之美困住了。在沒有搞清楚自己的疑問之前,李安或許還將經歷一次次的折騰。

李安:

我在拍《臥虎藏龍》拍到一半時就想退休了,我當時想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做十年就夠了,可是我現在還在做。

其實最重要一點,老實講如果我不拍電影我也不知道做什么,這是我所愛的東西,也是我除了燒菜以外唯一擅長做的事情,所以我就繼續做下去了。

我想我對電影的好奇心是蠻重要的,尤其我做了3D以后,我開始困惑了,孔老夫子說四十而不惑,我怎么越老越迷惑,越拍越迷惑。

拍電影雖然很刺激,但也吃了很多苦頭,可是我有很多好奇心,不管文戲武戲,這里面的問題太多了,我想這是一種動力。如果哪一天我沒有好奇心,我也不需要拍電影了,我可能會自己躲起來,或者去教人家干什么事情。拍電影讓我有一種踏實感,因為我在找我的解答。

我覺得在奧斯卡拿獎沒有什么定律的,風水輪流轉,而且奧斯卡也不能絕對評判一部電影的藝術價值,甚至是商業價值,這都很難講,有一些緣分。

最重要的是不要把拿奧斯卡當作目標,拍好片,把你的心里話說出來、找到心靈契合的觀眾,才是更重要的事。奧斯卡本身不是一個絕對值,當然得到它還是挺高興的,因為它是奧斯卡。

文中未標明出處圖片均由主辦方提供

新型肺炎疫情330個城市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中国竞彩网站 原版澳门足球即时赔率 奥克竞彩比分直播 雷速体育直播篮球 福建十一选五 江苏11选5 七星彩 快速时时彩 竞彩篮球大小分 新浪体育国际 nba比分网 竞彩比分彩客 体球网即时赔率 体球网手机比分app 雪缘园北单比分 18选7 云南快乐10分